路聿

假期的时候撸了一个爷爷
#愉悦#

不会画画啦,但还是很想给自己的文配个图
所以重发一次#
#魔女集会#
不老魔女与小孩的tag,可惜不会画,只有魔女没有小孩……
写个文参加一下吧#
-
-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是个美艳的魔女,胸大腰细腿长还不老不死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天魔女到人类城镇里采购一些坩埚,却在森林边捡到一个幼小的人类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女孩蜷缩在一棵树下,衣裳褴褛,白金色的头发脏乱得几乎看不出本色,面黄肌瘦,即使是睡着了也紧紧皱着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是个狠心的魔女,从来不会对没有利益的事情伸手,可是到底多看了那个女孩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因为她一点儿也不小孩的表情么?”魔女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那个孩子醒了。冰蓝色的双眼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叹了口气,慢慢走到树下俯身将女孩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想挣扎,却挣脱不了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,看起来反倒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反抗。”魔女抱着她往森林里走,长长的斗篷拖曳在身后,拂过落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“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女孩也许是听明白了她的话,渐渐地安静下来,只是唇仍然紧紧抿着。

-

        女孩就这样住进了魔女的小屋,魔女很忙,不仅要炼制魔药还要防备恶龙和魔法师协会,现在却不得不再照顾一个孩子。好在这孩子安静又听话,绝不会在魔女为炼制魔药焦头烂额时说话,因此魔女有时候还会有闲心给她讲讲睡前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从前有一个国家,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听这个。”女孩面无表情的打断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要听什么?”魔女今天终于完成了新魔药的研制,心情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世界和故事里说的根本不一样,听也没有意义。”女孩稚嫩的嗓音像她眼睛的颜色一样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愣了一下,有些无奈的笑了:“小鬼。”她摸了摸女孩的头发,开始哼一支古老的歌,它歌唱天空、大地和海洋,曲调空旷悠远。魔女的声音粗砾沙哑,地下室里常年弥漫的魔药熏坏了她的嗓子,女孩却听得出了神,在这歌声里慢慢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看着她不安稳的睡颜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。

-

        女孩一天天长大,魔女却没有变老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眸色冰冷的女孩在魔女的教导下成长,她熟悉森林里所有的事物,能够准确的分辨出各种魔药的成分,白金色的长发随便编了个辫子,坐在阳光里干净得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渐渐习惯了小屋里多出另一个人,习惯了那双素白的手缝补制作的衣服,习惯了每天吃饭,习惯了制作魔药的地下室里回荡着舒缓的歌声,习惯了相拥而眠时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已经是个大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回人类的城镇里去吗?”魔女有一天这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想。”一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腰,干净清澈的声音就贴在她耳边,“记得你送我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撇了撇嘴:“一套魔药制作工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我用它们做出了不老不死的魔药。现在,我和你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魔女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老不死啊。这样,我就能永远陪着你了。”那个似乎没有感情的声音这样说。

-

-The End.

#

【不老魔女与小孩】

#魔女集会#
超喜欢这个tag,可惜不会画画,写个文参加一下吧#
-
-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是个美艳的魔女,胸大腰细腿长还不老不死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天魔女到人类城镇里采购一些坩埚,却在森林边捡到一个幼小的人类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女孩蜷缩在一棵树下,衣裳褴褛,白金色的头发脏乱得几乎看不出本色,面黄肌瘦,即使是睡着了也紧紧皱着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是个狠心的魔女,从来不会对没有利益的事情伸手,可是到底多看了那个女孩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因为她一点儿也不小孩的表情么?”魔女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那个孩子醒了。冰蓝色的双眼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叹了口气,慢慢走到树下俯身将女孩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想挣扎,却挣脱不了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,看起来反倒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反抗。”魔女抱着她往森林里走,长长的斗篷拖曳在身后,拂过落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“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女孩也许是听明白了她的话,渐渐地安静下来,只是唇仍然紧紧抿着。

-

        女孩就这样住进了魔女的小屋,魔女很忙,不仅要炼制魔药还要防备恶龙和魔法师协会,现在却不得不再照顾一个孩子。好在这孩子安静又听话,绝不会在魔女为炼制魔药焦头烂额时说话,因此魔女有时候还会有闲心给她讲讲睡前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从前有一个国家,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听这个。”女孩面无表情的打断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要听什么?”魔女今天终于完成了新魔药的研制,心情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世界和故事里说的根本不一样,听也没有意义。”女孩稚嫩的嗓音像她眼睛的颜色一样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愣了一下,有些无奈的笑了:“小鬼。”她摸了摸女孩的头发,开始哼一支古老的歌,它歌唱天空、大地和海洋,曲调空旷悠远。魔女的声音粗砾沙哑,地下室里常年弥漫的魔药熏坏了她的嗓子,女孩却听得出了神,在这歌声里慢慢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看着她不安稳的睡颜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。

-

        女孩一天天长大,魔女却没有变老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眸色冰冷的女孩在魔女的教导下成长,她熟悉森林里所有的事物,能够准确的分辨出各种魔药的成分,白金色的长发随便编了个辫子,坐在阳光里干净得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 魔女渐渐习惯了小屋里多出另一个人,习惯了那双素白的手缝补制作的衣服,习惯了每天吃饭,习惯了制作魔药的地下室里回荡着舒缓的歌声,习惯了相拥而眠时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已经是个大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回人类的城镇里去吗?”魔女有一天这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想。”一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腰,干净清澈的声音就贴在她耳边,“记得你送我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撇了撇嘴:“一套魔药制作工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我用它们做出了不老不死的魔药。现在,我和你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魔女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老不死啊。这样,我就能永远陪着你了。”那个似乎没有感情的声音这样说。

-

-The End.

#